箐铖

我终于成为了你想要的那种人,可你依然不属于我。

对不起,我爱你

ko,你有没有喜欢过我?
…………有。


ko没想到再次见到郝眉时会是这样一个情形。

小满是个皮孩子这我们都知道,这不,这两天皮着皮着把自己从树上摔下来了,后背都青了。啧……

“嘿嘿,ko,你就别说我了,我这不是一个不小心嘛!平时我可厉害了,就咱们后院儿那大树,玩儿似的,真的,不是跟你吹啊……吧啦吧啦”
得,这小话痨又开始了……

“你别动,把衣服脱了,我给你后背上药。”
“哦,好。”
“嘶,你轻点儿!”
“闭嘴。”

“你们在干什么?!”
俩人齐齐转过头来,就看见一位翩翩少年郎正怒目盯着他们。好俊俏的脸庞,尤其是那一双眼,好像……好像……在哪儿见过。
眉眉,是你吗?

郝眉出去流浪了大半个月,没想到在回家途中被一股邪气倾袭了身体。
啊,真疼啊!
想要ko亲亲抱抱举高高!
哼!坏蛋ko,喜欢小满,不喜欢我!
小满,小猫,满,猫……靠,不会吧!
我要回去找ko问个清楚!
可是,可是,真的好疼啊!
我是不是快死了,ko,我好想你啊……

昏迷了大概几天吧,郝眉醒了,然后他惊奇的发现,他居然化成人形了!
靠,这么神奇的吗?!
ko,ko!我要回去找ko!
我可以跟ko在一起了!

“ko!ko!我肥来啦!你有没有想我啊?!我靠!他俩在干嘛!”
没穿衣服,啊,不要脸!白日宣淫!
小满太讨厌了!讨厌!讨厌!讨厌死了!

突然,郝眉体内的邪气好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,促使郝眉一通发力,向二人袭击过去。
“小心!”
“啊!”

郝眉都没能进门,就被一股佛光击了出去,连吐了好几口血。
努力的抬眸想看看ko,却只看见把小满护在怀里的ko和衣衫不整,后背痕迹忽明忽现的小满。

呵,我真蠢啊……
也对,我现在是妖了啊,ko将来可是要成佛的,怎么可能和我在一起……
何况,我根本接近不了他……
他在危险的时候,拼命保护的人,是小满,不是我。
我现在这样,根本不配得到他的喜欢。
他,他该有更安逸的生活的。
可是,可是,心真的好疼啊……
好想再窝在那温暖的胸膛,听着那沉稳的心跳,看着那温柔的眼神……
不,我不能,我太贪心了啊……
我本来就是一只流浪猫,怎敢奢求这么多。
我,我还是,先走吧……
让我再最后看你一眼吧
ko,我真的,真的,好喜欢你呀!

“喵”,化成原形的眉眉,走了……

“眉眉……”
一声轻轻的叹息落在小满的头顶,也落在ko的心里。

那双眼,想必是盛满了悲伤罢。
对不起,我不能跟你在一起,但我无意伤害你。
看看那个背影,走的真决绝啊……
都不回头看一眼吗?
看一眼,哪怕一眼……
得了吧,ko,你能给他什么?一个还没成佛的和尚,一个妖精,当这是西游记哪!
不好意思,你不是唐僧。


被爱的那个人是大爷,是那么的有恃无恐,因为他知道,有个傻子喜欢他,喜欢的不得了。他就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份喜欢,偶尔给个回应,便能得到新一波的深情。很好玩儿不是吗?

但你也别太贪玩儿了,毕竟喜欢是有限度的。再多的爱都经不起无情的浪费。也许,你一次心血来潮地回头,想看看那个一直追随着你的目光还在不在,不好意思,让你失望了。

我先走了,ko。
我要去疗伤了,身心的,我太累了。
你跟小满好好的
我,我……
等一等,再放弃。

眉眉,傻猫
怎么就不能留一留呢?
小满,小满,只是我的弟弟啊……
你照顾好自己
别哭
我抱不到你……


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……
ko,很高兴能在漫长的岁月里陪你走过一段旅程
往后的日子
我们不要再见面了……
我,不会,找你。

再见
喵~


未完待续……拜~

感谢没有综艺的日子,才有不断的更新嘎嘎嘎……

对不起,我爱你

喵,我不是快死了?
…………嗯。


好久好久以前,记不清是多久了,反正那个时候,ko还是静恩寺的一个僧人。
他是在一个雨夜被方丈抱回来的,身上一个信物都没有,还发着高烧。寺里上上下下忙活了一个晚上,才堪堪退了烧。
当ko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他的脸上,寺里的人都戏称,ko是被佛祖选中的男人。
对此,他深信不疑。遂终日诵读佛经,打坐禅修。为的是,有一日可以继承方丈的衣钵,守护好静恩寺。

郝眉是一只流浪猫,黄底白纹的。他的梦想就是天天有鱼吃,顿顿有鱼吃!可以说志向非常远大了。

一人一猫本无交集。可那日,一位名叫小满的少年捡到了郝眉,而ko又在寺外捡到了小满,故事便从这里开始。

小满是个16,7岁的少年,正值青春年少,便整日往山下跑,ko多次劝戒未果,便也随他去了。
于是,一人一猫便成了彼此的陪伴。

郝眉非常喜欢ko,喜欢他的眉眼,喜欢他的胸膛,喜欢他的大手,喜欢他身上的木香,总之,他对ko是喜欢的不得了,比最爱吃的小鱼干还要喜欢!
但是ko只觉它可怜可爱。偶尔摸摸它,便会得到“喵喵喵”的回应,也算是有人陪他说说话。
看着郝眉的大眼睛,想着若是变成人,恐怕也是位极俊俏的少年罢。
但郝眉哪里知晓那些,他只知道,他现在离ko很近,很近,近到可以亲到他。
唔,好软……
正想伸出舌头舔舔,却被ko一下子甩开。
“喵?”怎么了?我做错什么了吗?

ko刚想说话,小满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。
“ko!ko!快看我带回来什么好东西!哎哟!”咳,看来这冒失的毛病是改不了了。
少年一下子扑到了ko的怀里,ko一低头便能看到他头顶飞扬的小杂毛。午后的阳光真好啊,晃啊晃,便晃晕了ko的眼。
他情不自禁的想亲亲那柔软的头发。
“喵!”不可以!你是我的!

“嚯!这猫!ko,你是怎么养的,怎么养这么胖了!”
“喵!”你才胖!你全家都胖!我瘦着呢好嘛!
“得,这还不乐意了。行吧,您是大爷!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?ko,ko,快看看,我在山下买的糖葫芦,可好吃了,你尝尝,你尝尝!”少年边说话边把吃的往ko嘴边送。
“不了,我不爱吃这种东西。”
“吃一个嘛!这个可好吃啦!求求你啦!”看着少年急切的在身边蹦着跳着,ko内心的柔软处仿佛被挠了一下。
他低下头,张口咬掉了一个糖葫芦,嗯,酸酸甜甜的,跟眼前的少年一样。
“哈哈,好吃吧!我就说嘛!我这么辛苦带回来的你肯定得吃一个!吧啦吧啦……”
眼前的少年依旧是蹦蹦跳跳的青春模样,连ko都没发现自己嘴角的一丝笑意。
“喵!”我生气了!我要离家出走!

哎,我们眉眉真的是个说一不二的猫呢。说走就走,大半个月都没回去过。
“喵!”好饿哦……讨厌的ko,他居然到现在都没发现我不见了吗?!小鱼干都吃完了,我这么胖也不会打猎啊!呜……我想回家,我想ko……也不知道ko想不想我,哼!他可喜欢那个叫小满的了!有什么了不起的,等我修炼成人,肯定比他好看一百倍,一千倍,一万倍!
念叨着,念叨着,我们眉眉就这么睡着了……心真大呀!
丝毫未觉,危险正一步步逼近……


静恩寺内,ko正在月下打坐。不知怎的,便想到了那只猫,他也走了大半个月了吧,也不知道瘦了没有。想着想着,又想起了那双眼,清澈明亮,眼里只有他一人。
不行,不能再继续了,我是一名僧人,儿女情长对我来说,都是浮云。

真的是浮云吗?
恐怕…………
不,是!一定是!必须是!

默默心疼我们眉眉一秒钟好了。


未完待续咯…………拜~




对不起,我爱你。

你我二人……从此……势不……两立。
………………好。


ko:佛。 眉眉:魔。
配角:小满。小意。


几万年前的蓬莱岛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,世代守护在静恩寺的佛动了凡心,但他不爱慕温软娇小的女孩,却是对地狱里的魔倾心有加,甚至愿意为他堕入轮回。

“呵,他若真的……”魔苦笑着叹息。
“主人,这流言越传越盛了,要不要属下……?”
“不用了,罢了,能与他牵连着,就算是这样的方式。”
“是。”小意应声答道,假装没看到主人眼底满满的哀伤与落寞。

另一边,佛正专心打坐参悟。突然,慌慌张张跑进来一位少年。许是太匆忙,没看到门口的门槛,绊了一下,眼看就要摔倒,佛忙伸手稳住。
抬手就是一敲,“还是这么冒失。”
少年嘿嘿一笑,摸摸头说,“师父,我这不是着急嘛!”
“什么事这么着急?佛门重地,不得喧哗。谨记!”
“是是是。师父,我今日下山,听说了一个故事,你要不要听啊,狠劲爆的喔!”少年狡黠的笑着。
“都多大岁数了,还这么顽皮。你说罢,为师听着。”
“嘿嘿,师父,那你可听好了啊。这山下的人啊都说您钟情地狱的魔呢,还是爱得死去活来的那种。嚯!师父,您这么厉害的嘛?”

其实,再次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,还是没有做好准备。
钟情于他吗?不知道他听到会是什么心情,不过,这么无聊的东西他估计也不会听到吧。

啊,上一次见到他,得是多久之前的事了……
那会儿,他还不是魔,他也不是佛……
那会儿,还不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……
只知道,他爱他,陪伴就足够美好……

“以后,不要在我面前提到他了。”
小满虽疑惑,却也谨遵师命。“哎,徒儿知道了。”
只是在退出去关门时,瞥见佛眼底的泪花。
轻轻摇摇头,许是看错了吧。
这故事好假,佛怎么可能动凡心,有爱情。
那样,他就成不了佛……

哎……
同样的一声叹息,来自佛与魔。

山下的传说一天一个样儿,今儿个赵大娘给他老头子带绿帽儿了,明儿个李大姐家的儿子生下来缺胳膊少腿儿的,佛与魔的故事一天天消散了,仿佛从未听说……

只是会好奇,那究竟是怎样的一段故事呢?

未完待续………………

亲爱的小助理(8)

被自己的更新速度感动……😂
我大概是脑子抽了,一个晚上分三篇……我一定是个假文科生……
掩面哭泣🤧

——————
等ko推开房门,里面的少年已经躺在地上睡着了。😴
一米八的大个子,此时却极度缺乏安全感似的,蜷缩着。双臂紧抱着,双眉紧锁着。
看的ko一阵揪心……😔
他就这么害怕我吗?就连在梦里,也这么小心谨慎吗?
我不过是喜欢他……😔

哎………………

一丝心痛终究是抵不过九十九丝的心疼,ko慢慢走上前,抱起了少年。
许是感受到了一股热源,怀里的少年不自禁的往发热体凑了过去。直到脸颊贴到心脏……
扑通,扑通。🤗

一声声心跳,使得怀里的少年渐渐安定下来,眉头也放松了。就像是梦到了最爱的糖醋排骨,少年悄悄翘起了嘴角。😌

轻轻把人放到了床上,但本来想到沙发上将就一晚上的ko,此刻,却怎么也放不了手。😕
仿佛,此刻放开了手,今后就再也无法把少年拥入怀中。
于是,ko果断上床,果断把少年搂紧,果断关灯睡觉。
嗯,果断是个好东西,希望我们共同拥有!😏

——————
第二天,阳光透过白色的窗帘,照在相拥的两个人身上,恬淡,安静,美好……☀️
少年柔顺的头发有些许翘起,粉嫩的脸蛋紧紧贴在男人的胸膛,一条腿不自觉的搭在男人的腿上。
而那个男人,高大帅气,他把下巴搁在少年的头顶,嘴角的笑意彰显此刻的好心情。
没有什么能够打破两人之间的美好,如果有,那就是……🤔

咕咕……
好吧。
少年饿了。😶

从郝眉睁开双眼,到理解目前的处境,花了10分钟。好吧,这时间是有点长了,不过,对这个小迷糊来说,挺快的了!😳

少年想从这个温暖的怀抱里挣脱开来,不过,他失败了,哦,这想都不要想!

其实,在郝眉睁开眼的瞬间,ko就醒了。只是,他太过贪恋此刻的恬静,甚至有点不想醒过来。
或者说,他有些害怕,害怕面对郝眉,害怕对上少年小鹿一般的双眼。
这个一直以来就高高在上的大明星,此刻,也体会到了平常人的情爱,害怕失去,更害怕拥有过后失去。
所以,他悄悄收紧了双臂,阻止了少年的逃离。

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方法,但是,少年的怀抱太过温暖,就算是窗外的阳光,也不及他万分之一,直达ko的内心深处。

有人曾说过,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,那,如果是两个装睡的人呢?🤔

事实证明,郝眉可以。
嗯,准确的说,是他的肚子。🙄

咕咕……
这一下,ko听到了。
好嘛,这就怪尴尬的了……😥


既然如此尴尬
那就下次再说
哟吼!😬

亲爱的小助理(7)

眉哥这就算是在ko家住下了……WTF😒
然后,二人就又迎来了这个尴尬的夜晚里最尴尬的问题——“初夜!”🙈

郝眉局促不安地站在ko的房门口,耷拉个脑袋,泛红的耳朵透露出少年现在的心情。

哎,我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妥协了呢?
跟男神同居哎,妈呀!好害羞!
我要是睡觉打呼怎么办?男神不会嫌弃我吧?
…………傻眉眉脑洞一开,就无法收拾。😳

这边ko洗完澡,推开门,就看到了站立着的少年。一脸呆萌,手足无措的样子,深得ko欢喜。
他便情不自禁走过去,从后抱上心爱的少年,一瞬间,他明显的感受到少年的颤抖。

男人宽阔的胸膛环抱住清秀的少年,空气里都是甜腻的橙子味沐浴露的味道,气氛一度很……🙃

其实,在ko凑上来的一瞬间,郝眉就傻了。
他突然有些不认识ko了。在他的认识里,ko是高高在上的大明星,有那么多人喜欢他,他那么优秀,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自己呢?自己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助理。☹️
而且,ko的种种表现,也让郝眉无所适从,他不明白ko的行为到底是什么意思,喜欢他吗?不,这是他最不敢相信的答案。☹️
而现在,在他们俩要同床而眠的这个晚上,ko突然抱了过来。他是什么意思……
郝眉彻底搞不懂了。☹️

于是,他很没骨气的,落跑了……
好吧,他其实就是,嗯,飞快的躲进了ko的房间里而已……
所以,他还是那个小怂包。😜

看着空空的怀抱,感受着存留的温度,ko低下头,苦笑。
这小笨蛋,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呢……😔

门后的郝眉摸着快速跳动的胸口,靠着门,缓缓坐下……😶


门里门外
郝眉·ko
夜还在继续……



亲爱的小助理(6)

忙里偷闲,来一发更新
jiang'jiang!😬


在眉哥的脑回路绕地球转了三四圈之后,终于成功着陆。
谢天谢地!🙏🏻他总算反应过来,自己目前的处境了。

【怎么办!没房子住了!啊!要流落街头了!哀痛之余,定睛一瞧,我去!这不是ko家吗?我为什么会在这?!什么情况!】😱

扭头,“ko?”
一张疑惑的小脸儿,正对ko脱到一半的衣服。
额……好尴尬呀!😳

“你,你,你快把衣服穿上呀!”羞羞眉迅速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,心中默念,“非礼勿视!非礼勿视!🙈”动作之刻意,仿佛下午在休息室里看到ko身材的那个人不是他!切……😒

ko原本就在等郝眉反应过来,但下午湿了身,这会儿有点儿头晕,就想换件儿衣服。
刚脱,对面的少年,一个扭头,啧,又被他看到了,一天被他看到两次,这个账应该怎么跟他算呢?😏
不过,少年害羞的样子实在是可爱至极,ko忍不住就想逗逗他。

羞羞眉也不知道ko穿好衣服了没有,一边害羞,一边感叹自己的不矜持。然后,就感觉手被拿了下来,抬眼,就看到那深邃的目光,郝眉看着那双眼睛中的小小的自己,悄悄红了耳朵。

“这里是我家。以后你可以住这里,不收房租。不过,我有一个条件。”ko使坏一般的凑近郝眉的耳朵,轻轻呵了一口气。😏
果不其然,看到身边的人,以肉眼可见的频率抖了抖。嗯,脖子也红了。

眉哥努力的用他仅剩的思维思考着🤔——住ko家?合适吗?当然合适!我不是他的助理吗?住这里照顾他也方便一点啊!最重要的是,不要钱!!!😽
(节操呢,哥?)😒

“嗯,我同意住这里。但是,你刚才说什么条件?”好在沉醉在不用交房租的巨大兴奋里的眉哥,还能意识到这一点!

ko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同意了,愣了一秒,之后又腹黑起来。
“再说吧,我还没想好。”
“额……好吧。”
“我住哪个房间?”
“哦,这个嘛……我家就一间卧室。”
“瓦特!”😱

难不成我要睡沙发?!眉哥失望的耷拉着脑袋,默默思索要怎么把自己合理安排在那个小沙发上……还大明星呢!家里沙发那么小!哼!☹️

ko看着少年的一系列反应,越发觉得可爱。忍不住摸了摸顺毛眉。
“或者,你可以跟我一起睡。”😏

吓!仿佛被雷劈!🙀
跟ko一块儿住,那还不如让他流落街头呢!😫
哦哟!有骨气嘛小伙子!那你去流落街头好了呀!😏
我不!凭什么!ko让我住这里的!客随主便!主人让我住哪儿,我就住哪儿!我死也要死在ko家!😤
好小子!就这么决定了!😏
呐尼……决定啥了?😳

ko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,根本没想到会得到回答。
刚才,他仿佛听到了一句细若蚊蝇的“嗯。”
他也绝对不会承认,这个字,成功在他心里激起了波澜,波波澜澜……


今晚,注定是个不眠夜……
不光是ko和郝眉
还有……



亲爱的小助理(5)

被催更了……怂鹿🦌默默画圈圈⭕️


拍摄结束,二人拜别了导演,一声不吭的向停车场走去。😶

导演望着刚来的时候活蹦乱跳的小助理,苦恼地挠挠头,咋的了这是?我不是听了鹿🦌经纪人的话,给他们俩制造独处的机会了吗!什么情况?这要我怎么向人家交代啊!礼我都收了!😫

哼!掩面哭泣ing……😭

这边的两个人,已经沉默的坐上了车,并且在ko进来之前,郝眉就自己系好了安全带。
所以,ko一上车,看到的就是一个低气压的绵羊🐑,对方还把头转过去不看他。
哎……还是心急了啊。😔
轻叹了一口气,ko发动了汽车。

一路无话……
气氛诡异的可以……
车载向日葵🌻简直都不好意思晃了……

好在,一通电话打破了现时的沉默。
是郝眉出租屋的房东。😯

好的,5分钟后
郝眉没有地方住了。😳

好的,20分钟后
郝眉被ko带到了他家。😵

🌻:“你仿佛在逗我!”

等到真正站在了ko家门口,郝眉都没有从几十分钟前,ko在车里的一句提议里反应过来。
(这反应力……言溯表示相当嫌弃!)😒

那时,郝眉失望的挂掉了电话,嘴撅得都可以挂油瓶。一边腹诽房东的没良心,一边进行激烈思考
——————
Plan A ,去肖奈家借住,但是微微在他家,哦不,耀眼的电灯泡……💡
Plan B ,去愚公家,但是他好像前两天好像说过,跟真水无香度假去了,哦不,可怜的看门狗……🐕
Plan C ,去旅馆住一晚,哦不,他没钱……😫

ko看他挂了电话就一直很苦恼的样子,不禁开口发问,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吗?”
郝眉闷闷的出声,“没什么,房东不给我租房子了。”

显然,接下来,ko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欠思考……
“那你住我家吧。”
what?!😱

郝眉仿佛被雷劈了,就连ko把他带到了自家门前,都不知道。
(这脑回路仿佛可以绕地球5圈……👍)

好像遇到郝眉,ko就一直在后悔,叹气,现在也是,这是今天第几次了?因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。😔
郝眉就像一个小太阳☀️,炙热明亮,他值得更好的人。越接近他,就越是贪恋他身上的温暖,ko控制不住的想要离他近一点,再近一点。但又随时都会担心,自己的寒冷会不会伤到他。❄️
他想看到他的笑脸,哪怕不是对他,也足够了。

低头看了看郝眉,发现他还愣在原地,傻傻的可爱。嘴角不禁扯开一个笑容,伸手开了门,然后搂着郝眉进了门。😏

角落里,几不可察的,“咔嚓”。📷



偷偷更完一小篇我就跑!
下一篇会让眉眉说话的!
他主要是被ko的撩吓到了!
嗯,我保证!

亲爱的小助理(4)

咳咳……来更新了🌸

郝绵羊🐑领着k大灰狼🐺往休息室走着,二人面色无异,内心却翻江倒海。

郝绵羊🐑:怎么办!刚才ko好帅啊!🙈是冲我笑的吗!啊!我发誓,他要是再冲我笑一下,我绝对会双手奉上我的最爱——糖醋排骨😍

k大灰狼🐺:怎么办!我是不是表现的太明显了!😲我有什么办法呀,我也很绝望呀!谁让他太耀眼了呢!☀️一下照到我心里去了……❤️

正胡思乱想着呢,没注意到休息室的门关着的郝眉,一头撞上去了……啧😢

“嗷!”😵

这一嗓子,成功唤回了ko出窍的元神,他急忙搂着郝眉进了休息室,并且随手锁了门……门???

“你没事吧?撞到哪儿了?疼不疼?我看看!”😱
(ko大大,冷静,撞到门了而已,放心吧,眉眉的才华没有溢出来。😬)
(滚。😒)
(好叻。😝)

痛的龇牙咧嘴的郝眉在听到ko急切的话语的时候,心里那个震惊啊!unbelievable !这还是那个冰山美男吗?好好的面瘫人设说崩就崩…… 😵
而ko看郝眉呆在沙发上,以为他真的撞的很疼,更加手足无措,当下只有一个想法出现在ko的脑海里。🤔

就看到,ko慢慢向郝眉所在的沙发挪,挪,挪,缓缓坐下,然后转身,张开双臂,抱住了面前的少年。

WTF!?🙀

郝眉死机了……
谁能跟他解释一下,刚急着找止痛的东西的某人,为什么下一秒就坐了过来,并且抱住了他呢?剧情为什么出现了神转折?导演,我是不是拿错本子了!😱

………………

只有当抱住了面前的温暖,ko才得空反思自己刚才的冲动,希望不会吓到他。🙂嗯,不过,少年身上的味道真好闻啊,干净的洗衣粉的味道,还有少年特有的荷尔蒙的味道,一切的一切,都吸引着ko索取更多。😌

慢慢的,ko把头埋到了郝眉的脖颈,鼻子呼出的气息,实实在在的让怀里的少年僵住了。😐郝眉不知道ko这么做是什么意思,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,脸上的热度也快要把自己烧着。😣ko喷出的气息就在他的脖子那儿,痒痒的,只能默默低头,然后就发觉,ko还没换掉湿衣服。

郝眉害羞的低下头,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了句:“ko,你湿了……”
(污……🚄)
(眉:“我说的是衣服啊!衣服!”)😏

ko愣了一秒,随即坏笑地凑到郝眉耳边,“那,你帮我脱。”然后,抓着郝眉的手,放到了自己胸口。
怀中的人儿似乎是被这滚烫的充满男性荷尔蒙的身躯惊到了,触电一般,抽回了手,然后飞似的窜到了门口。🙀

到嘴边的鸭子能飞了吗?不能!😈

ko长腿一迈,就来到门口,给了少年一个结实的壁咚。内心默默给自己刚才锁门的举动点了个👍!

少年似乎被吓到了,小鹿一般的眼睛四处乱飘,却是不敢抬头看他。
ko终是叹了口气,罢了,不急着一时。😔

抬手摸了摸少年柔软蓬松的头发,又恋恋不舍的收回,“你帮我把湿衣服换了吧。”之后便走回沙发上坐着去了。😑
郝眉:“???”

不过,刚才竟然有一丝期待ko会亲下去!疯了吗我是?!ko怎么会喜欢我呢……人家可是大明星,我就是一个小助理。😕

努力摇了摇头之后,郝眉向ko走去。😶

接下来的拍摄一切顺利……🤗

等到工作全部结束了,天也黑了……😏


这一篇拖得有点久,不好意思。

晚安💤米娜桑

亲爱的小助理(3)

写一篇文真的很不容易!大大们你们辛苦了!
真的!我觉得脑细胞药丸……💊


等ko走进拍摄场地时,番茄眉已经转变为白嫩软糯的汤圆儿,并在四处跟工作人员交涉拍摄细节。(某鹿一脸欣慰:矣,小伙子不错嘛!)😏

ko就这样看着郝眉到处忙活,为自己忙活。
14岁以后,就再也没有体会过,那种有人为他事事操心的感觉。
在ko毫无察觉的情况下,他的那颗封闭了很久的心,渐渐被眼前活泼爱笑的少年一点点打动,就像尘封很久的仓库冷不丁照射进一束阳光,刺眼夺目,让人忍不住想要拥抱住那一束光芒!☀️

海底月是天上月🌙,眼前人是心上人❤️。

这边郝眉谈好了拍摄细节,一回头,就看到ko傻站着,而且还盯着自己看。刚在车里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,脸又有红起来的趋势了。不过他还能意识到这是在工作,就立马控制住了。(嗯,眉哥,赞的!)
抬腿走向ko。

“ko,杂志社说了,今天是拍你的独照。风格是阳光美男,道具就是那边的车🏍还有水枪。🔫一会儿衣服可能会湿,所以我帮你泡了姜茶,防止感冒。哦,对了,这是示范照片,你来看一下……”

ko好笑似的看着眼前的人,一直在说个不停,但是眼睛却不敢正眼看他。便抬手拍了拍少年的头顶,呀,顺毛真好!🤗
“嗯,知道了。”
说完,就去化妆了。
留下一只番茄眉,噗……🍅

等眉哥脸退烧了,ko也换好衣服出来了!😻
(某眉:摄像师!导演!编剧!你出来!我们谈谈!这么诱惑是要干嘛!)
(摄像师表示这个锅他不背!拍摄细节不是你去聊的吗!导演和编剧点头表示赞同!)
(某眉内心暴走中……)

ko平时都是穿的黑色衣服,看起来冷酷沉默又禁欲?(哦?)而,今天则是一身牛仔,天蓝色的牛仔外套搭配白T,很阳光很帅气很潇洒!
拿上水枪,一“滋”,哎哟我天……
眉哥强烈表示,他的鼻血真的没有喷出去两米远!!!
(看到没!我加了三个感叹号喔!是真的没有哦!)

而且该死的导演还要让ko笑,刚聊的内容里面不包括啊!这边ko也有些难办,14岁以后就很少笑了。
可眼下这是工作,就必须要照办。
怎么办呢?
嘿嘿,有了!😎

“导演,麻烦叫下我的助理,谢谢。”
“助理?昂?好的。去,叫一下郝眉。”
“郝眉!”
“哎,这儿呢!”

冷不丁儿听到叫自己名字,郝眉还有点慌乱,急忙走上前来。
“ko,怎么啦怎么啦!”😯
“哦,没事,你站到摄像机旁边。”😶
“哎?为什么啊?我在监视器那边一样可以看啊!站在这边不会影响你吧?”😧
“……”😶
“知道了,我站就是了嘛!”😢
“嗯,导演,可以了。”

话说,郝眉一来,ko简直如有神助啊!什么微笑,大笑,魅惑的笑,都小意思啊!😎
导演一直在旁边满意的夸ko呢!边儿上眉哥也不禁沾沾自喜,那是,也不瞅瞅是谁家的喔!哼!😁
(什么谁家的!表白了吗你!)
(眉:你闭嘴!)

终于,拍摄完毕了。
因为水枪弄湿了衣服,所以导演就让郝眉带ko去休息室换衣服了。
咳咳……😏


前头是沉醉于ko美色的小助理
后头是“湿身”的冰山美男ko
地点是单独的休息室🚪


哦哟哦哟,简直太期待下一次更新时的搞事情了!
哈哈
晚安💤米娜桑




来自一只摄像头精的自述(六)

故事卡在了去年的光棍节……于今年元宵节再次连接。

咳咳,本来打算写元宵节的,突然想到今天周末,不上班儿呀!我一个摄像头精看不到啊!哭!

不过,我是谁啊!
21世纪最伟大的摄像头精!
于是,我贿赂了两对夫妻家的摄像头精,让他们给我讲八卦,啊哈哈!
机智如我啊!

先来看看老板家
——————
“大神,你爱吃什么馅儿的元宵呀?”在厨房里忙活的微微冲肖奈喊道。

这是他俩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元宵节,二人决定自己在家做元宵吃。但,you know ,肖奈爸爸?嗯哼!所以,只有微微一个人在忙活了。

“大神?”
“肖奈?”
“肖扒皮!”
左喊又喊,没人应答。

微微刚想转身看看自家老公在干嘛,就突然被人抱住了。后者还把下巴搁在微微肩膀上。
“嗯?叫我什么?肖扒皮?”
温暖的气息喷薄在微微耳边,刺激的微微不禁抖了抖。
“没,没有。你听错了。我是问你,元宵要吃什么馅儿的。你半天都不回答我。”说罢,微微还很委屈的撅起了嘴。
“哦?元宵?什么馅儿的都可以。不过……夫人现在这样是在诱惑为夫吗”
嗯哼……某腹黑奈就这样吻上了微微的脖子。
“我……没……你别……”

以下省略1000字。

反正等肖奈家的摄像头精重新恢复记忆的时候,他俩已经以背后抱的方式,在和面粉了。空气里诡异的粉红泡泡。

不过我怂。不敢八卦老板。


再来是夫夫一家。
——————
跟肖奈家的情况不同的是,这边ko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元宵,现在要做的就是叫自家小祖宗起床了。

随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手,ko走进了房间。
额……可那是什么鬼?!

起来的时候还在床上睡得好好的某人,此时已经以毛毛虫的姿态呈现在了地板上。发生了啥!ko有一秒钟的无语。
但是无语也是暂时的,下一秒就蹲在了眉哥身边。

看着爱人如婴儿般的睡颜,纵使这番睡颜早已看过数百次,ko心中的小鹿还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。
心动归心动,也是不能放任爱人就这么睡在地板上,毕竟,感冒了可是会影响和谐的。
嗯哼!

于是,ko抬手拍了拍郝眉的脸蛋,没反应。
然后,ko又捏了捏郝眉的翘鼻,还没反应。
再然后,ko开始对着郝眉的敏感点吹气,很好,嗯了一声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,叔婶都可以忍ko不能忍!小祖宗这毛病必须给他改了!
而此时酣睡的眉哥并不知道ko的决定……
嗯,good luck to wuli 眉眉!

秉持着决定既然做了就要实施的态度,ko立马行动起来。
首先,解放了被子的束缚。
其次,解放了眉哥的睡衣。
然后,解放了眉哥的分身。
最后,解放了眉哥的灵魂。

这中间省略2000字。

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!我发誓!

反正,我唯一能告诉你们的是,本来早上要吃的元宵,变成了晚饭。而眉哥是全程在ko怀里吃完的。

其他我不多说,我嘴最严了!
因为我怂,我更加不敢八卦黑客!


ok!再次祝大家元宵节快乐!
写完上一句的同时,元宵节过了。啊哈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