箐铖

我终于成为了你想要的那种人,可你依然不属于我。

来自一只摄像头精的自述(六)

故事卡在了去年的光棍节……于今年元宵节再次连接。

咳咳,本来打算写元宵节的,突然想到今天周末,不上班儿呀!我一个摄像头精看不到啊!哭!

不过,我是谁啊!
21世纪最伟大的摄像头精!
于是,我贿赂了两对夫妻家的摄像头精,让他们给我讲八卦,啊哈哈!
机智如我啊!

先来看看老板家
——————
“大神,你爱吃什么馅儿的元宵呀?”在厨房里忙活的微微冲肖奈喊道。

这是他俩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元宵节,二人决定自己在家做元宵吃。但,you know ,肖奈爸爸?嗯哼!所以,只有微微一个人在忙活了。

“大神?”
“肖奈?”
“肖扒皮!”
左喊又喊,没人应答。

微微刚想转身看看自家老公在干嘛,就突然被人抱住了。后者还把下巴搁在微微肩膀上。
“嗯?叫我什么?肖扒皮?”
温暖的气息喷薄在微微耳边,刺激的微微不禁抖了抖。
“没,没有。你听错了。我是问你,元宵要吃什么馅儿的。你半天都不回答我。”说罢,微微还很委屈的撅起了嘴。
“哦?元宵?什么馅儿的都可以。不过……夫人现在这样是在诱惑为夫吗”
嗯哼……某腹黑奈就这样吻上了微微的脖子。
“我……没……你别……”

以下省略1000字。

反正等肖奈家的摄像头精重新恢复记忆的时候,他俩已经以背后抱的方式,在和面粉了。空气里诡异的粉红泡泡。

不过我怂。不敢八卦老板。


再来是夫夫一家。
——————
跟肖奈家的情况不同的是,这边ko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元宵,现在要做的就是叫自家小祖宗起床了。

随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手,ko走进了房间。
额……可那是什么鬼?!

起来的时候还在床上睡得好好的某人,此时已经以毛毛虫的姿态呈现在了地板上。发生了啥!ko有一秒钟的无语。
但是无语也是暂时的,下一秒就蹲在了眉哥身边。

看着爱人如婴儿般的睡颜,纵使这番睡颜早已看过数百次,ko心中的小鹿还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。
心动归心动,也是不能放任爱人就这么睡在地板上,毕竟,感冒了可是会影响和谐的。
嗯哼!

于是,ko抬手拍了拍郝眉的脸蛋,没反应。
然后,ko又捏了捏郝眉的翘鼻,还没反应。
再然后,ko开始对着郝眉的敏感点吹气,很好,嗯了一声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,叔婶都可以忍ko不能忍!小祖宗这毛病必须给他改了!
而此时酣睡的眉哥并不知道ko的决定……
嗯,good luck to wuli 眉眉!

秉持着决定既然做了就要实施的态度,ko立马行动起来。
首先,解放了被子的束缚。
其次,解放了眉哥的睡衣。
然后,解放了眉哥的分身。
最后,解放了眉哥的灵魂。

这中间省略2000字。

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!我发誓!

反正,我唯一能告诉你们的是,本来早上要吃的元宵,变成了晚饭。而眉哥是全程在ko怀里吃完的。

其他我不多说,我嘴最严了!
因为我怂,我更加不敢八卦黑客!


ok!再次祝大家元宵节快乐!
写完上一句的同时,元宵节过了。啊哈哈!



评论(7)

热度(34)